首页 > 植物检疫 > 松材线虫病防控 > 正文

王剑波同志在江西省林业厅松材线虫病督查反馈会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8-03-09 09:37:00  来源:江西省林业有害生物防治检疫局  阅读:

刚才魏运华巡视员将江西的情况作了介绍和交流。江西省松材线虫病防控从顶层设计方面来看,省政府出台了政府规章、条例、通知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很全面,在全国都是靠前的。江西省林业厅党组高度重视,在争取经费、健全政策、加强顶层设计、完善责任、加强检查考核督办约谈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这些为下一步全国工作开展提供了值得借鉴的经验。特别是魏巡提出的“抓两头、控中间、保重点”防控思路与我们的意见非常一致。以时间换空间,从一定程度上,我也赞同。
松材线虫病为什么要抓?按叶建仁教授的说法,当前全国有6亿亩松林,根据各省上报的数据统计,现在松材线虫病的发生面积是100多万亩,再查实点最多500万亩,不到全国松林面积的1%。我们是放弃对这1%的松林的防控,从而放弃6亿亩松林的防控?还是想办法做好这1%松林的防控,从而保住6亿亩松林?松材线虫病防治工作从八十年代的束手无策,逐步到现在防治技术和策略不断地改进提高,如果将来技术有所突破,松材线虫病可以治了,可是没有松林了我们治什么?所以,我们至少现在要守住它,不要它大扩散大爆发。其实,江西松材线虫病防治也开展了十几年,如果真的不管,会是什么情况?曾经彭泽县的情况我们还是记忆犹新的,真的放任不管,松材线虫病一定会造成松林成片地死光,那江西省的三千多万亩马尾松现在还有多少,我们真的说不清。所以防控工作这么多年的成绩,我们应该去总结,但是怎么总结?有一个指标体系的问题。
这些年我来江西不多,从昨天看的这个疫点还是反映出不少问题。顶层设计都很重视,最后的结果不尽如人意,问题出在哪里?这是我们要反思的。松材线虫病是否真的是癌症不可治了?从昨天的情况来看,我估计很多地方都要丧失信心。是松材线虫病防治技术措施上出问题?还是松材线虫病不可防不可治?还是领导不够重视?我想还是最后一公里出了问题,也就是如何把具体的措施落实到位。这是应该反思的。多年来,我一直在对这些问题进行反思,概括出了松材线虫病防控的经验:完善一个方案,抓住两个核心,把握三个环节,落实四个责任。
第一,要完善松材线虫疫情监测方案。实践证明,早发现是成功防治松材线虫病的关键。这就是魏巡提出的要抓轻度发生疫情的防治,要把它列为重中之重。江西省也有很成功拔除的疫点,都是发现早、死树少、措施得力,就拔除了。一旦疫情扩散了,要拔除就很难,会成为持久战。魏巡的这个思路一定要贯彻,对于越轻的疫情越要加以重视。所以下一步监测工作,国家林业局会发一个文,对于刚发生的疫情,一定要及时报告。及时报告后,国家林业局会及时核查,及时督办,这样对县里面形成一个统一的思想。下一步我们的工作指导思想不是把责任放到省里,而是把责任沉下去,沉到县里,因为很多工作是需要地方政府统筹协调。国家和省里共同进行督办。经过督办,加强县里领导的重视,及时拔除疫情,为今后省下了很多工作。监测的手段除了踏查,还有无人机,对于我们去不到的地方,用无人机拍照监测。现在,监测的手段先进了,节省了人力劳力。而且下一步国家林业局打算用卫星遥感卫片进行踏查,例如白鹿洞书院的情况,我们能够用卫片把三至五年前松林的情况数据调出来进行核查。下一步涉及到怎么下去督查,你们下去督查要深入田间地头,把照片拍下来,真正抓得不实的,要直接把照片邮寄给县委县政府,把情况报送省政府。
第二,要紧抓疫木处理和媒介昆虫防治两个核心。疫情的扩散主要就是疫木流失造成的,真正天牛几公里的迁飞只能造成局部疫情的扩散,而远距离的传播一定是疫木流失造成的。所以疫木处理是核心中的核心,这也是昨天我们核查重点发现的问题。对于疫木怎么采伐?在相对孤立又刚发生的地方,我们把它全部砍掉,消灭完了对于拔除疫点是有用的。但对于大面积的松林,若采取皆伐的措施,但是疫木处理能力跟不上,在利益的驱使下,疫木就会流失。商人在缺乏监管的情况下,一定是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很可能会偷工减料。所以在采伐政策上,国务院的文件是明确规定的,疫情发生乡镇不能进行商业性采伐。下一步我们要规定发生3年以上的老疫区也要禁止商业性采伐。昨天沈局长说,你们省所有疫区县要禁止商业性采伐,我也赞同。疫区是皆伐还是择伐?要不要进行商业性采伐管制,我们下一步也会出台明确的措施。第二个就是伐后处理问题,采伐了处理不到位还不如不采伐,不采伐立在那不动只是影响小范围,采伐处理不到位流失了,就会扩散更大的范围,所以伐后处理非常关键。这就涉及到我们看到的一些问题,疫木伐后下不下山?不下山怎么弄?是在山场进行粉碎还是套袋熏蒸?不下山,要把疫木内的松褐天牛全部处理干净,这是控制本地疫情的一个方法。这么多年,白鹿洞书院的大树都死光了,现在的处理方法是不下山进行除害处理,但是老百姓把疫木扛下山了。白鹿洞书院的疫情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控制,使用套袋熏蒸的方法是不对的。第一,你们的套袋本就不是套袋,是覆膜。第二,你这个膜不够厚,一戳就穿。如果你真正把袋子套好了,又没有老百姓拿走,在山上放一年的时间熏蒸是没有问题的。但现在的情况是做不到这点,袋子很容易破,天牛很容易出来,所以就出了问题。原木不下山到底要不要进行粉碎,我们认为从拔除疫情的角度来讲,不粉碎拔除疫情太难了。下一步我们怎么把它粉碎了,粉碎后运走制作成纤维板、刨花板、纸浆等加工进行利用,这是可行的,所以说伐后处理的问题相当重要。我们昨天看到的另一个问题,白鹿洞书院的死树都伐了,但白鹿洞书院周围地方的死树都没有清理,从庐山这么重要的景区来讲,这项工作确实没有落实到位,地方政府没有落实到位,林业部门的监督管理也没有落实到位。说句实在话,看了以后,我们确实很心痛,全国督查了这么多地方,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看到。地方没有落实好省委省政府、厅党组的这些政策,我们的监督指导没有跟上。涉及到第二个问题就是媒介昆虫的防治,这里就是松褐天牛,我们在防治方法上要统一思想。原木运出来要严格监管,原则上要进行粉碎,要有严格的监管措施。不要在羽化期内运输,不要远距离运输,这些监管措施一定要跟上去。还有就是要少采,老疫区一两年也拔不掉,不要进行大面积皆伐,很危险。老疫区疫情严重的地方一皆伐就是好几万立方米,可能就加工不过来,加工不过来就会到处流失,到处流失就导致疫情到处扩散,就是这种结果。新疫点小范围可以采取皆伐措施,皆伐下来的木头一定要处理到位。各地要根据实际情况把握好采伐方式。对于松褐天牛的防治上,老的防治方法就是采取化学防治,就是杀天牛,现在这些化学药剂也在环保化。在集中连片的地方搞些飞防也是确实需要的,但要处理好与养蚕养蜂的关系,安民告示要到位。适当的开展一些飞防,用一些环保的药剂,具体用什么药剂我们不作规定。第二个就是引诱剂,最近几年这项技术突破很快,效果大家也看到了,这也是当前一个比较好的防治方法,但要注意在疫区和非疫区交界的地方不要用,因为很容易将带疫的天牛诱到非疫区造成疫情的扩散,所以要在疫情相对比较集中的地方使用。第三个诱木的防治。你们省里也在用,我们也倡导这个方法,这个方法简便、有效、便于考核,因为天牛就是喜欢在快要死的树上进行产卵,我们把这些快要死亡的松树进行处理,加速它的死亡并做好标记,这样天牛产卵后,我们第二年羽化前进行处理,这样既经济又有效,便于考核。第四个天敌的防治方法。这个方法因为寄生率拿不出来,所以在科学上无法考证。目前有的地方做试验,是把死树砍下来集中堆放,把卵卡和花绒寄甲成虫放进去,然后再把薄膜盖起来,让它在里头吃,吃完后解剖松木查寄生率,这样理想条件下的寄生率才70%多。还有一种试验方法是用铁丝网罩把疫木包起来,放花绒寄甲在里面吃,这样统计的寄生率是60%多。所以,大家想想,在大自然条件下,2月份放出去,天气忽冷忽热,花绒寄甲的成活率能有多少?理想状态只有60-70%的寄生率,在大自然的状态必然达不到50%的寄生率,所以要慎重使用。我们林业主管部门要给政府做好参谋。第五个方法针剂,对于重点地区的名木古松,我建议你们用。这个成本相对更大,一针要5-20多元,一棵松树要打3-5针,如果说要普遍用,我们用不起,包括宁波我反对他们普遍用,但对于重点地区、重点风景名胜区的古树名木要重点保,我建议要用,像你们白鹿洞书院这么大的树,死光了真的很可惜,花几十块上百块保这种松树值得,像黄山上面的松树保它值,但普遍使用我们确实用不起。
第三,要消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保护健康松林三个关键环节。消灭传染源就是媒介昆虫和疫木。切断传播途径就是我们检疫的问题,这是我们的一项权利,是国务院批准的十三家大盖帽之一,但我们的检疫执法一直比较薄弱,这跟地方的人员和实力有关,但不是根本原因。检疫执法一定要抓,它不一定解决所有的问题,但是逮住一个处理一个能起到震慑作用。如果你一个都不抓,一起案件都不判,社会上就会认为检疫执法工作是缺失的,可以随便调运疫木,或者调运疫木只罚款两千块钱是合算的,这样就很麻烦的。检疫执法工作就是要抓典型,抓住一个判刑,现在有判刑的依据,重庆已判了五六起了,判完后加强宣传,对全社会起到一个震慑作用,它的真正意义在此。第三是保护健康松林。刚才魏巡也说了,各省有各省的重点,各地有各地的重点,我们要通过森林抚育和营林措施提高这些松林的质量,同时防止携带疫情的松木和天牛入侵。
第四,要落实政府、林业部门、部门协作和社会四个层面的责任。我们下一步一定要把这项责任落实到地方政府头上,县里要作为重点责任,乡镇等基层组织要配合,将落实政府责任和专业化防治相结合。如果说一包就不管了,社会组织无法得到老百姓支持,防治公司砍完树下不了山,把死树扔在山上就可能被老百姓偷走。所以下一步,国家林业局要出台一个问责办法,我们给国务院文件报告中也写了这个问题,总理也画圈了,我们想和省厅联合起来,把责任压实到地方政府去,特别是县一级,县里领导弄懂了这个问题,事情就好办了。至于乡镇的责任,刚才魏巡也讲了,他的责任是协调配合。我们林业部门的责任是对技术方案进行审定,所以我建议厅里面对县里方案进行集中审定,比如说重庆现在就是林业厅组织财政、发改委和专家对疫情县的方案进行集中审定,县里一定要来领导,县长、常委或者分管副县长、林业局一把手一定要来,要出钱。重庆巴南区每年防治经费三千多万,连续3年效果非常好。这是由于当时我们督查巴南区的时候直接拍了照片写报告寄给重庆市政府,市长批给区委区政府,这样做,推动力度非常大。所以你们督查也要这样办,要深入下去,把问题拍照,督办县里处理,如果县里还不处理,那我就往省政府报,这些督查方式都是可以的。要把情况查清楚,把信息报送好,这是我们林业主管部门的责任。还有就是联防联治,林业、农业、质检、交通运输、电力通讯等部门加强协作,及时互通信息,发挥好领导小组的作用。第四个责任就是社会责任,对违法调运案件进行严厉打击,对老百姓加强宣传等等。
最后提几点建议:第一就是你们这些技术方案,我建议该调整的一定要调整,我们下一步公布了最新的技术方案后,你们也要进行调整。第二个就是要加强督导检查,将督导检查结果及时反映给地方政府,要举一反三。省里八个督导组怎么检查?要深入田间地头,把问题暴露出来,至少先以指挥部名义将问题和照片报送给县委县政府。督导组要统一思想,在我们内部对技术措施不能有歧义,如果你们有异议我们可以探讨,但如果定下来之后,你们林检局的同志不能有任何异议,在下面检查的时候一定要按照这种方式,发现问题及时处理。
 

上一篇:中国松材线虫病的流行现状与防控对策
下一篇:​柴桑区查处一起无证运输疫木案件